打開
關閉
當前位置:12看書 > 九天

第六百八十六章 帝尊之路

九天 | 作者:黑山老鬼 | 更新時間:2020-04-29 18:42:04
(快捷鍵:←) 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 (快捷鍵:→)
推薦閱讀: 逆天神醫 、醫品狂少 、致命沖動 、陸瑤邵允琛 、葉辰蕭初然小說 、山野春情 、錯撩 、冥王老公輕點寵 、總裁爹地寵上天 、冰冷少帥荒唐妻
  “我究竟是誰?”

  在識海道宮里面,白官子與小魔師對話之時,方貴也靜靜的聽完了他們所講的話,他隱約覺得,或許白官子此時對小魔師講這些話,其實也是為了讓他聽到,以觀他的反應,當然,細想想白官子那張停不下來的嘴,或許解釋這些也有可能純粹是因為想顯擺一下了……

  最后她隱隱指到,自己或許與上一世那條贏了的路有關。

  其實不用她說,方貴也知道,因為之前自己進入陰陽道遺地中的仙殿時,曾經遇到了一些非常詭異的存在,他們見到了自己,曾經大聲喊過一些“乾元余孽”之類的話……

  那這么說起來,自己還真就是仙人后代?

  一顆心不由得微微跳動,方貴這時候的感覺異常復雜。

  從小開始,他就聽牛頭村里的人說自己是仙人后代,自己也整日里做些仙人有一天來接自己回去享福的夢,可是等了這么多年沒見個仙人過來,甚至連養大自己的牛頭村,也透著股子詭異,方貴又不傻,平時雖然不提這一茬,但心里早就知道這事有些詭異了。

  那些路上的人,都有著驚天的本事,遠非常人可比,稱之為仙,并不為過。

  而自己若真是路上的人拋棄的,那說自己仙人后代,似乎也合理!

  只是,若自己真是仙人后代,當初怎么就不能多給自己留點銀子寶貝啥的呢……

  自己從小到大,身上就一枚銅錢,還花不出去。

  瞧瞧,這是正經仙人能干的事嗎?

  生了自己不養也就算了,還只給留了一枚銅錢,這是有多摳門?

  ……

  ……

  想法歸想法,真切的感覺到,自己似乎離著身世有點近時,方貴心里倒有些沉重了。

  那條所謂贏了的路,就是自己的先人?

  便是這么想了,又去哪里印證呢?

  所有有關路的一切,都太模糊了,無不透著一股子詭異的勁兒。

  關鍵是方貴自己的心里,居然也隱隱有些抵觸,像是不想快點明白這一切……

  “既然她開了這個頭,總還是得問一下……”

  聽著道宮里面,白官子與小魔師兩人的對話消失,似乎白官子在等著他,方貴便也沉吟了一陣,做出決定,識海之內,一道投影出現,慢慢進入了道宮之中,一看到他,小魔師便露出了些委曲的表情,欲言又止,而白官子則目光炯炯投了過來,臉上帶了點笑意……

  看她的樣子,像是要從方貴的表情上,看出什么答案來。

  不過她沒想到,方貴開口,問的卻是另外一件事:“倘若東土、西荒、南疆,甚至是自家的師尊,他們走的路都幾乎可以確定的話,那么南海之上的那位霧島帝尊又走的什么?”

  “嗯?”

  見方貴居然一開口便問這個,白官子倒是微微一怔。

  她本以為方貴聽完了自己的話,便投影進來,就是為了追問自己關于那個猜測的事。

  若是方貴追問,那么她也就可以從方貴的話里,確定些什么。

  誰能想到,他問的居然不是自己,而是北域的敵人?

  “不知道!”

  她凝神看著方貴,緩緩搖了搖頭。

  “啥玩意兒?”

  方貴聽了,臉色立時變得有些難看了。

  旁邊的小魔師眼睛一亮,心里暗中給方貴鼓著勁兒:“揍她!”

  這娘們天天打自己,現在也輪到自家大哥揍她了。

  “我是真的不知道!”

  沒想到白官子搖搖頭,又解釋了一句,道:“棋宮也一直想知道他走的是什么路,或許東土、南疆、西荒,也同樣想知道他走的是什么路,而他直到如今,都不肯出關,除了因為自己知道一旦出關,會成為眾矢之的外,或許也有藏起自己走的路,不讓人知曉的意思!”

  方貴聽著有些愕然:“你們棋宮這么大的本事,猜都無法猜一下嗎?”

  “棋宮能猜到許多事情,除了他的!”

  白官子淡然道:“依著他前露出的線索去想,反而更糊涂,他曾經從幽谷之帝手中,奪到過一方道卷,那應該是與知見院有關的,可是他走的,又并非知見院的路,但有一點可以確定,此人定然已經悟出了什么厲害的東西,世人或許不知,百年之前,他的洞府之中,也曾經露出了一道氣機,比你師尊天上劍仙幕九歌更引人吃驚,險些遭到諸方打擊!”

  “也是從那時候開始,他露面的次數,越來越少,直至近幾十年,更是不知生死,想來,百年之前,他尚不知路的因果有這么大,那一次無意泄露,倒讓他知曉了厲害,于是更打定了主意要龜縮到底了,有好幾次機會,棋宮都覺得他會出關,然后會引動這天下風云,但他居然一直就這么藏著,最后,反倒是你的師尊顯露了天上劍仙境界,引得世事變化……”

  方貴皺了眉頭聽著她的話,忽然道:“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瞞著我?”

  白官子也微有些詫異,道:“我瞞著你的事情自有很多,你這時候指的是哪一件?”

  一邊的小魔師整個愣了:“話還能說這么說?”

  出人意料的是,方貴直勾勾瞅了白官子一眼,像是發現對方這么實在,倒沒有生氣,而是想了想,忽然道:“尊府曾經與龍族勾結,說要以先靈山之石,補全小來寶的根基,但是我剛才聽到你說,先靈山是在棋宮手中……若是如此,尊府又怎么會有先靈山之石?”

  “唰!”

  一聽此言,小魔師也急忙將眼神向白官子看了過去。

  “誰說不能棋宮也有先靈山,尊府也有先靈山了?”

  白官子聽了這話,卻是面無表情,她之前看到了方貴身上的奇異之處后,便像是已經改了主意,態度大變,沒有在這一塊瞞著方貴,只是笑了笑,道:“你身上有這么多路的秘密,我以為你早就該想明白這些問題,尊府若是沒有先靈山,那他們的鬼神又是如何來的?”

  “鬼神?”

  方貴聞言,頓時吃了一驚,詫異的看向了白官子。

  “先靈山早就已經不是完整的存在!”

  白官子淡然道:“有一部分的先靈山,是被遺棄掉的,因為那一部分,已經在上一世的大戰之中被污,棄在了南海,只不過,雖然是被遺棄的,但是那畢竟也是從先靈山上被斬下來的,所以他們稱之為先靈山之石,也不算是假話,只是那一部分的先靈山……呵呵!”

  方貴目光閃動,急忙道:“怎么了?”

  白官子沉默了一會,道:“這些事情,干系太大,我不能告訴你!”

  “啥?”

  方貴一怔,旋及有些著惱,擄起了袖子。

  白官子在這時候,居然面無懼色,抬頭看著他。

  倒是方貴自己有些狐疑,盯了她幾眼,忽然道:“你不會是不知道吧?”

  白官子便脹紅了臉,道:“不知道?我乃棋宮執棋弟子,三子亂乾坤,怎么可能不知……”

  方貴心里確定了下來:她確實不知道!

  這時候白官子嘴里還在說著些什么“世事如棋”、“乾坤如鏡”,什么“棋宮眼中,并無秘密”之類的話,一張慘白的臉脹得通紅,方貴有些不耐煩的擺擺手,打斷了她,道:“那這樣說的話,帝尊手里有知見院殘卷,也有一部分被遺棄的先靈山,還有沒有別的?”

  白官子不耐煩道:“不知道!”

  方貴點了點頭,道:“你知道的果然不多……”

  白官子微怒,道:“他曾經奪過魔山怪眼的事情,難道我不知道?”

  方貴也想起了這一茬,暗暗點了點頭。

  帝尊那時候倒不是親自出手奪魔山怪眼,但他確實表現過對魔山怪眼的興趣,否則當初的安州尊府,也不可能付出那么大的代價,去魔山深處取出了那一只怪眼,不過,如今想來,也有可能是帝尊想親自出手,卻不敢出關,所以只能通過尊府去幫他奪那怪眼……

  這就更讓人覺得稀奇了……

  “知見院殘卷,殘缺的先靈山,魔山怪眼……”

  方貴神色古怪的道:“這都不搭邊啊,他這算是拿了一堆破爛么?”

  “與其他路上的人相比……”

  白官子出人意料的點了點頭,道:“他手里的,確實只算是破爛!”

  這一句話說了下來,倒一下子讓方貴接不出話來了。

  如此才算明白,為何連棋宮這么大的本事,都猜不到帝尊究竟走的什么路……

  “他總不會跟煉五靈的路子有關吧?”

  “想都不用想!”

  白官子這一次完全沒有猶豫,道:“煉五靈的人若是出現,整個世界的人都會知道!”

  “嗯……”

  方貴不由得皺緊了眉頭,半晌沒說話。

  原本以為摸清了路的事,也就知道了該怎么對付南海那位帝尊,卻沒想到反而更糊涂了,心里無奈,倒也不怎么擔心,反正這樣的問題有宗主他們去考慮,還輪不到自己頭疼,他像是完全不經意的樣子,隨口問白官子道:“你說的那條上一世贏了的路,又是怎么回事?”

  “呵呵……”

  心里已經期待了許久的白官子聽了他的話,頓時輕輕笑了一聲。

  “關于那條路的一切,我皆不知曉,或許這天下無人知曉……”

  她看著方貴,緩緩道:“但我知道這條路的人出現,會是什么下場!”

  方貴轉頭看向了她,道:“什么下場?”

  “上一世,他們將所有人的路都斷了,那這一世……”

  白官子看著方貴,笑容似乎有些深意:“那你猜這一世其他路上的人,會怎么做?”

  方貴回望著她,笑道:“那肯定得躲著他們走了……”
九天最新章節http://www.www.250296.buzz/book/570/,歡迎收藏本書!
(快捷鍵:←) 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 (快捷鍵:→)
新書推薦: 大符篆師 、神豪從瘋狂折扣店開始 、九叔之我有一個機械庫 、迷人嬌妻 、血海武尊 、東方戰神江寧林雨真 、我在東京當幽靈 、斗羅之皇龍驚世 、富少歸來葉修陳婷婷 、妖械
GPK钱龙捕鱼涨分技巧